羅李華_百家百科釋玄齋_百家百科易學培訓_百家百科華贏天下名人百科易學名人大陸企業家港澳臺企業家海外華人企業家企業名家明星百科書法名家畫家百科雕刻大師民間匠人藝術家百科醫生百科網紅百科講師百科熱點人物作家百科武術名人運動員收藏家百科慈善家百科大德高僧道教人物勵志人物百科模特百科人物訪談情感導師歷史人物律師百科財經人物媒體人物六十四卦命理百科風水百科起名百科擇日百科周易百科生肖百科星座百科符咒百科道法百科易學資訊易學書籍易學百科道家人物百科道教知識百科道教百科佛學知識寺院百科大德高僧佛教百科國學百科百家姓氏族譜文化姓氏百科感悟人生詩詞百科民俗百科品牌百科企業百科寺廟百科北京陵園百科天津陵園百科上海陵園百科河北陵園百科山西陵園百科云南陵園百科內蒙陵園百科遼寧陵園百科吉林陵園百科黑龍江陵園百科江蘇陵園百科浙江陵園百科西藏陵園百科安徽陵園百科福建陵園百科江西陵園百科山東陵園百科河南陵園百科湖北陵園百科陜西陵園百科湖南陵園百科廣東陵園百科廣西陵園百科海南陵園百科四川陵園百科貴州陵園百科甘肅陵園百科青海陵園百科新疆陵園百科陵園百科知名網站中國易經協會龍虎山道家養生文化促進會社團組織門店百科養老院百科孤兒院百科算命館風水館起名館擇日館易學培訓中心權威易學機構深圳風水百科深圳命理百科深圳起名百科易學機構慈善機構醫院百科影視百科法律百科情感百科科技百科自媒體百科農業百科生活百科房產百科養生百科旅游百科酒店百科中醫偏方百科疑難雜癥百科名醫百科醫學百科娛樂業百科育兒百科整形醫生美容知識美容機構美容百科心理百科大學百科教育百科專業百科名校百科文化百科教師百科殘疾人學校百科培訓機構幼兒園百科國學堂百科吉林百科黑龍江百科江蘇百科浙江百科安徽百科福建百科江西百科山東百科河南百科湖北百科湖南百科廣東百科廣西百科海南百科四川百科貴州百科云南百科西藏百科陜西百科甘肅百科青海百科新疆百科香港百科澳門百科臺灣百科上海百科內蒙古百科遼寧百科山西百科河北百科天津百科北京百科城市百科鄉村百科景點百科地方文化旅游百科美食百科特產百科百科知道百家問答入駐申請百科代理百科合作百科商城聯系我們關于我們會員注冊會員登錄友情鏈接媒體資源合作伙伴意見反饋百科指南用戶協議
中國公信百科

啟功

 二維碼 615
發表時間:2019-01-06 20:03

啟功.jpg

簡介

啟功(1912年7月26日-2005年6月30日),字元白,也作元伯。北京人,滿族。中國書法家、畫家、文物鑒賞家和鑒定家。曾為輔仁大學、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曾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九三學社顧問、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中國佛教協會、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顧問,西泠印社社長。

啟功自幼喜愛書法,是當代負有盛名的書法家。啟功曾被稱為“詩、書、畫”三絕。此外,啟功亦精于古代書畫和碑貼的鑒定。

啟功對學生遲殿寬說:“字,只要寫得好看就成了,本無法?!?/span>


自述

我叫啟功,字元白,也作元伯,是滿族人,屬正藍旗。我的老伴兒叫章寶琛,比我大兩歲,也是滿族人,我習慣地叫她姐姐。

我既然叫啟功,當然就是姓啟名功。有的人說您不是姓愛新覺羅嗎?現在很多愛新氏非??湟约旱男?,也希望別人稱他姓愛新覺羅;別人也愿意這樣稱他,覺得這是對他的一種恭維。這實際很無聊。事實證明,愛新覺羅如果真的能作為一個姓,它的辱也罷,榮也罷,完全要聽政治的擺布,這還有什么好夸耀的呢?何必還抱著它津津樂道呢?這是我從感情上不愿以愛新覺羅為姓的原因。我雖然不愿稱自己姓愛新覺羅,但我確實是清代皇族后裔。我是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孫。雍正的第五子名弘晝,是乾隆皇帝的異母兄弟。乾隆即位后,封弘晝為和親王。我們這支就是和親王的后代。我平生用力最勤、功效最顯的事業之一是書畫鑒定。我從實踐中總結了七條忌諱,或者說社會阻力容易帶來的不公正性,即一、皇威,二、挾貴,三、挾長,四、護短,五、尊賢,六、遠害,七、容眾。簡而言之,前三條是出自社會權威的壓力,后四條是源于鑒定者的私心。


家族背景

啟功為清朝皇室后裔,屬正藍旗,為雍正帝九世孫,遠祖是雍正帝第五子、和恭親王弘晝,曾祖父溥良為光緒六年(1880年)庚辰科進士,祖父毓隆為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恩科進士,父親恒同封奉恩將軍。清朝皇室雖姓愛新覺羅氏,但啟功明確表示不再以“愛新覺羅”或“金”為姓氏,而以“啟”為姓。

師從賈爾魯(羲民)和吳熙曾(鏡?。W習書法丹青,從戴綏之(姜福)學習古典文學。曾受業于史學家陳垣,專門從事中國文學史、中國美術史、中國歷代散文、歷代詩選和唐宋詞等課程的教學與研究。啟功字體被方正公司制成電腦中的方正啟體。

2005年2月9日下午6點,因突發腦血栓形成住進北京北大醫院,昏迷至6月30日2時25分,因腦血管、心血管病并發癥逝世。


生平經歷

少年時代

啟功生于1912年7月,中國告別帝制,步入共和的那一年,所以他出生就是中華民國的公民,而非大清帝國的子民,從沒享受過一天的榮華富貴。啟功后來也不愿再姓愛新覺羅,自稱姓“啟”名“功”,因為在他看來,“愛新覺羅如果真的能作為一個姓,它的辱也罷,榮也罷,完全要聽政治的擺布,這還有什么好夸耀的呢?何必還抱著它津津樂道呢?”啟功成名后,有人給他寫信,信封上寫“愛新覺羅·啟功收”,或者干脆稱他為“金啟功”,啟功對這些來信都是置之不理,后來實在不耐煩了,就在信封上批“查無此人,請退回”。

父親早逝,啟功家里的開支全憑祖父的俸祿。在他十歲時,祖父也撒手人寰,讓這個家庭徹底沒了經濟來源。伸出援手的是祖父生前任四川學政時的兩個學生,他們以“孀媳弱女,同撫孤孫”的名義,為啟功一家三口(包括啟功的母親和姑姑)募集了2000元善款,才解了燃眉之急。


拜齊白石為師

啟功12歲進入小學讀書,插班在四年級,兩年后升入匯文中學。因為在小學六年級時已經包含了中學一年級的課程,所以啟功入學后直接跳級到初二。高中時,因為英語成績實在太差,無法通過期末補考,所以就中途輟學了。但是在中學期間,他曾先后追隨數位名師學畫,在學校外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學業。

啟功最早拜畫家賈羲民為師,學習書畫鑒賞。啟功每月月初的三天會隨老師去故宮看畫展,每看一件作品,賈羲民就為啟功講解相關鑒賞與鑒定方面的知識。后來在賈老師的介紹下,啟功又轉投名畫家吳鏡汀門下,學習“內行畫”。

溥心畬和齊白石則是對啟功影響更大的兩位老師。溥心畬也出身清朝宗室,算起來是啟功曾祖輩的人物。啟功最初想向這位長輩學畫時,溥心畬總是問他有沒有作詩。沒辦法,啟功只能硬著頭皮學寫詩,在名師指導下,不久也就掌握了作詩的方法。至于繪畫,啟功常常會自己畫上一個扇面,然后在旁邊題一首詩,溥心畬如果看了詩不錯,也就會高興地給啟功的畫指點一二。

啟功的一位遠房叔祖曾給齊白石做過一口上好的壽材,就此與齊白石相識。后來這位叔祖就將啟功推薦給了齊白石。齊白石對啟功的才華十分欣賞,有時啟功幾天沒有過去,他就禁不住念叨:“那個小孩兒怎么老沒來?”在齊白石門下,啟功的繪畫技藝有了長足的進步。


工作經歷

結婚時啟功21歲,因為只是中學肄業,找工作十分困難。當初為啟功一家募捐的兩個人找到了啟功曾祖溥良的門生、曾任教育總長的傅增湘。傅增湘很欣賞啟功的書畫才華,就把他推薦給了時為輔仁大學校長的陳垣,啟功在輔仁大學附中獲得了教一年級國文的工作。但是好景不長,分管附中的教育學院院長發現啟功連中學文憑都沒有,就把他給辭退了。

陳垣知道這件事后,又把啟功召回輔仁,讓他在美術系當了一名助教,他相信師從賈羲民、溥心畬、齊白石的啟功,既有繪畫知識,又有繪畫能力,完全能勝任這個工作。只是沒想到,分管美術系的還是之前那位院長,于是啟功再次失去了工作。

時間很快就到了七七事變,北平淪陷。只會寫詩作畫的啟功沒有一技謀生,一家人陷入困頓。啟功的八叔祖當時正在日本人控制下的北平市政府當一個小職員,就給他在秘書廳謀了個助理員的位置。從1938年的三月到八月間,啟功其實是做了很短一段時間的“偽職”。幫助啟功脫離這段痛苦經歷的還是陳垣校長,啟功第三次執教輔仁。

1949年后全國高校院系調整,輔仁大學并入北京師范大學。1957年,在校長陳垣主持下,評議新增教授人選,啟功在會上全票當選為教授。不過啟功很快就被劃為“右派”,降級為副教授。當時被打成右派的大都是曾給黨提過意見,而啟功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言論。結果有人在他給畫家徐燕蓀的贊語“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中羅織了一條“罪狀”,說啟功“不滿當時的大好形勢,意欲脫離黨的領導、大搞個人崇拜”。

啟功被戴上“右派帽子”后,曾勸慰老伴章寶琛說:“咱們也談不上冤枉,咱們是封建余孽。你想,資產階級都要革咱們的命,更不用說要革資產階級命的無產階級了?,F在革命要抓一部分右派,不抓咱們抓誰?咱們能成‘左派’嗎?既然不是‘左派’,可不就是‘右派’嗎?”

因為確實沒有什么嚴重的言論,當了兩年右派后,啟功就被“摘帽”了,在北師大講一些作品選,或者編編教材,比較平靜地過了八九年。


文革時期

“文革”一來,啟功夫婦兩個人的生活就又被打亂了。當時北師大中文系的紅衛兵小將們跑到啟功家里,質問他:“有什么‘封資修’?”啟功回答說:“沒有‘資’,也沒有‘修’,只有‘封’?!奔t衛兵喝道:“那好,就給你封了吧!”紅衛兵們說著就給啟功的東西貼上了封條。后來一位賣力批判啟功的人,曾在“文革”后登門道歉。誰知啟功心下早已釋然,對來人說:“那個時候好比在演戲,讓你唱諸葛亮,讓我唱馬謖,戲唱完了就過去了?!?/span>

“文革”中大字報的出現,讓啟功的書法技能有了用武之地,他平時就在北師大負責抄大字報。那時就是一枝禿筆,幾張彩紙或報紙,邊抄邊聊,反而能揮灑自如,以至啟功回憶說,那段時間是他“書法水平長進最快的時期”?!拔母铩苯Y束后,一遇上有人問他寫的什么體時,啟功就隨口回答是“大字報體”。啟功在拍賣品市場上還見到過他當年抄寫的毛主席詩詞。

啟功轉運是在1971年6月,那天有人通知他,軍代表有請。啟功不敢怠慢,趕緊到辦公室去找軍代表,但他撲了個空。辦公室的其他人告訴啟功:“聽說是什么‘二十四師’,要調你去,就是想通知你這件事,至于具體情況你明天找那位同志再詳談吧?!眴⒐σ宦牣敃r就傻眼了,心想自己同軍隊從來沒有什么聯系,實在不知道找自己做什么。而且那時老伴已經得了黃疸性肝炎,甚至動用了激素,平時必須有人陪住,如果到了軍隊,誰來照顧老伴呢?

一夜無眠,啟功第二天就急急去找那位軍代表,得到的答復是:“上級領導準備調你到《中華書局》編輯部去工作,這可是一項重要的工作,體現了黨一向重視文化工作,也體現了黨對你的信任……”如此才真相大白,原來不是“二十四師”,而是“二十四史”,啟功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

之所以要找啟功做這個工作,就是因為他是滿族貴族,對清朝典章了然于胸,當然是校注《清史稿》的理想人選。他的貢獻主要有二,一個是厘清了清朝入關前的制度,一個是校正了書中復雜的人名。


平反之后

1979年,北師大正式為啟功平反,同時給他加了一級工資。啟功對前來通知的人說:“改與不改,對我都無所謂了?!眮砣藛栐?,啟功回答“當初知道我被劃為‘右派分子’特別為我揪心的兩個人,一個是我師陳垣,一個是我老伴,現在,這兩個人都不在了?!眴⒐σ惠呑幼畲蟮倪z憾就是老伴只曾與他共患難,卻沒有機會分享自己后來的好生活。

啟功對名利看得很淡。1982年,啟功被聘為北師大古典文獻專業碩士生導師,兩年后又被聘為博士生導師,是中國高校最早的一批博導,但他對此從來不放在心上:“我不知道什么‘博導’,只知道‘果導’(一種藥的名字)?!彼f:“老朽垂垂老矣,一撥就倒,一駁就倒,我不是‘博導’,是‘撥倒’,不撥自倒矣?!?/span>

啟功生活簡樸,一碗面條、幾根黃瓜再拌點炸醬就是一頓飯,只是平時他基本不喝水,通常都是以雪碧解渴。他在幫助別人時毫不吝嗇。1991年11月,恩師陳垣誕生110周年的時候,啟功在香港舉行義賣展,義賣所得163萬元全部捐給了北師大,作為貧困學生的獎學金。而對這筆獎學金,啟功也沒有用自己的名義,而是用陳垣“勵耘書室”中的“勵耘”二字,設立了“勵耘獎學助學金”。


藝術成就

啟功能獲得世人的尊敬,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有真才實學。很多人都知道,黃侃當年曾發下宏愿,五十歲前不著述。與之相同,啟功出版第一部學術著作《古代字體論稿》時已經51歲,請老校長題寫書名時,陳垣不由感嘆:“全謝山只50歲,戴東原只54歲……”意思是全祖望只活了50歲,戴震壽僅54歲,而啟功在這個年紀時卻才有這么一本薄薄兩萬字的小冊子。所幸的是啟功長壽,“文革”后又有《詩文聲律論稿》、《論書絕句一百首》等著作問世。

老一輩學人中有很多通才,成就不限于某一領域或某一學科,啟功也不例外。他不只是書好、畫好,詩也好。學術方面,在古典文學、文獻學、語言文字學、佛學、敦煌學、文物鑒定學上都卓有建樹。20卷的《啟功全集》,前10卷為著述,包括詩詞創作、講學、口述歷史、書信、日記等內容;后10卷為書畫作品,匯集了啟功創作的冊頁、成扇、手卷、橫幅、立軸、臨寫等作品??梢妴⒐σ簧鶎W之博了。


書法

對于書法,啟功曾對畫家劉宗漢說,他的字沒有“芯兒”。對此,劉宗漢的理解是,這“闡明了結體與行氣的關系,不能不說是對中國書法研究的一大貢獻?!眴⒐Α跋饶≮w董后歐陽,晚愛誠懸竟體”,習慣上是“二王的用筆,歐柳的結體”,最后自成“啟體”,書界評其為“外柔內剛、自然灑脫、清雋儒雅而嫵媚華美”。


繪畫

相比之下,市面上啟功的畫要比字少很多,但同樣有品位。為啟功做口述歷史的趙仁珪曾說,啟功的畫也極見傳統的功力,勾勒皴染,無一筆不見功力,空靈淡雅之中,頗饒秀麗超逸之美。山水畫層次豐富,意境高遠,竹石畫韻味醇厚,靈動婀娜,與其書法具有同樣的美學風格。


鑒賞

其實在啟功自己看來,“平生用力最勤、功效最顯的事業之一是書畫鑒定?!彼恰白植蝗绠?,畫不如文物鑒定?!睂τ谀切┟俗之?,啟功一眼就能分辨真偽。啟功27歲時受聘為故宮博物院書畫鑒定方面的專門委員會委員,1949年后又是國家文物局下屬文物鑒定委員會的委員。有一次,幾個臺灣客人拿來一幅溥心畬的小楷手卷,啟功初看時說了一聲“好”,但一細看馬上就發現:“這個東西是復制品!”他隨即解釋說“民國時期生產不了這么長的紙!當初,這個手卷是用兩張紙接起來的,兩張紙中間應有‘接縫兒’,現在‘接縫兒’沒有了,變成了一張紙,所以,是復制品?!睅讉€人循著手卷尋找,果然在三分之一的地方發現一條復制時留下的“接縫兒”痕跡。鑒賞與書畫其實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正如《啟功叢稿》中說的“曾學書學畫,以至賣所書所畫,遂漸能識古今書畫之真偽?!?/span>

啟功精于鑒賞,但是對自己的作品,時常又是馬馬虎虎。啟功曾在潘家園看到一家書畫店在賣他的字,身邊有人就問啟功:“這是您寫的嗎?”他笑著說:“比我寫得好?!钡^了一會兒,他又改口:“這是我寫的?!焙髞硭鸥嬖V朋友:“人家用我的名字寫字,是看得起我,這些假字都是些窮困之人因生活所迫,尋到一種謀生手段,我不能砸他們的飯碗?!?/span>

一議:鑒定不只是真偽的判別

自古流傳下來的書畫有許多復雜情況,并不是真偽兩端所能包括的。如古法書復制品、古畫摹本、后加偽款的無款古畫、真假代筆、拼配、直接作偽等,其中有些不是用真偽二字所能套上去的,要仔細分析,認真體認,并要敢于自以為非,實事求是地承認自己不懂,而不要以正確自居,以權威自負。他舉前人的事例說,凡有時肯說或敢說自己沒懂得、不清楚、待研究的人,必定是一位真正的大鑒定家。

二議:書畫鑒定有一定的模糊度

啟先生針對書畫鑒定工作中的流弊,就鑒定工作有其局限性和思想諸方面提出看法。指出人人均有其局限性,受思想方法、學術水平、主觀偏好、外界影響多方面的限制,鑒定家不可能全懂,其意見也不可能總是正確,客觀上也會有很多目前我們尚不能認識的問題,故多聞缺疑、謙虛謹慎、承認鑒定工作有其局限性和存在一定和模糊度,應是做鑒定工作唯一科學的態度。啟先生還提出應重視現代科學的發展,利用現代科學技術以彌補人的能力所不足的設想。

三議:鑒定中有世故人情

書畫鑒定工作除限于鑒定者的水平造成失誤外,還有可能因社會上的種種阻力作出“屈心”的不公正的結論。他根據所知的真人真事總結出八條:一、皇威,二、挾貴,三、挾長,四、護短,五、尊賢,六、遠害,七、忘形,八、容眾。逐一分析其原因,并舉例說明,最后提出要虛心容眾,不據一言堂。愿以此語與同仁共勉。

啟功先生此文既論及鑒定工作的原則、方法,也強調鑒定者自身的業務和品質修養,提倡頭腦冷靜,謙虛謹慎,實事求是,正確認識自己。他在文中有些處以剖析自己為例,說理和平,語重心長,雖以書畫鑒定為題,也可供其他類鑒定工作參考。


成就榮譽

啟功除了是當代著名書畫家,亦通曉語言文字、古書畫鑒定之學,其中尤精碑帖研究。在碑帖之學上,啟功開拓了新的研究方法,啟功嘗作詩論曰:“買櫝還珠事不同,拓碑多半為書工。滔滔駢散終何用,幾見藏家誦一通?!币桓囊酝覍W者,如葉昌熾、翁方綱等研究歷代碑帖只重形式,不重內容;只知書法,而略其辭章之習。

除研究方法開拓新途外,啟功更對《孝女曹娥碑》的真偽作出一硾定音之論,判定歷代相傳的《曹娥碑》殊非王羲之真跡。期間,雖有部分學者提出異議,如香港學者陳勝長曾撰〈絹本《孝女曹娥碑》墨跡考辨〉與之辯論,惟啟功以其獨特的研究方法與深厚學養,對陳氏之立論作出有力反駁,并深責陳氏之說乃“一派胡言”,終使《孝女曹娥碑》的真偽得以辨明。詳細論述請參考啟功《論書絕句》、《古代字體論稿》、《論書札記》等書。


人物著作

《古代字體論稿》

《詩文聲律論稿》

《啟功叢稿》

《啟功韻語》

《啟功絮語》

《啟功贅語》

《漢語現象論叢》

《論書絕句》

《論書札記》

《說八股》

《啟功書畫留影冊》


情感生活

包辦婚姻

1932年10月,20歲的啟功和大他兩歲的章寶琛舉行了簡樸的婚禮。這是母親克連珍和姑姑恒季華物色了很久,給他安排的一樁親事。啟功孝順,不敢違逆。

雖是新婚,但實際上兩人只見過寥寥幾次面,沒有感情可言??墒菃⒐u漸地發現,這位容貌平常、文化不高的妻子竟是一位難得的知己。章寶琛樣子端莊賢惠,愛穿一件藍布衣衫,最難得的是她從不發脾氣,勤勞、善良、賢惠,具有中國婦女傳統的美德。剛結婚,啟功家住在鼓樓時,家里時有聯誼會,常來的有曹家琪、馬煥然、熊琪,還有張中行。那時,啟功的家一進門就是一個炕,地方很小,大家坐在炕上一侃就是半夜。啟功的妻子站在炕前一言不發,一直侍候大家端壺倒水,從不插言。

自從章寶琛過門后,啟功再也沒有為家里的事操過心。每天早晨一睜眼,啟功就看到章寶琛在沒完沒了地干活。啟功的母親和姑姑上了年紀,又常鬧病,不免會發些脾氣,不管遇上多么委屈的事,她從來不頂一句嘴。啟功有時在外面碰上不順心的事,回到家也沖她發脾氣,可是每次妻子總是不言語,想吵也吵不起來。

啟功心里漸漸有些不忍,突然記起母親曾說的關于章寶琛的身世。章寶琛生母早亡,后媽對她非??瘫?,從小就吃了不少苦,她是帶著相依為命的弟弟一起嫁過來的。當啟功了解了她的身世以后,強烈的同情心逐漸化成了愛戀之情。從此,啟功整日在家中習書作畫,以此為生。當啟功背上畫好的畫卷準備出門叫賣時,突然在門檻前遲疑了片刻,善解人意的章寶琛立刻明白了,那是文人的面子,于是立刻接過啟功裝好的字畫,跨出家門,“從今天起,你只管作畫,我上街去賣?!?/span>

啟功和章寶琛結婚多年,一直沒有孩子。啟功在輔仁大學教書后,班上有很多女學生,啟功經常帶女學生們去看展覽。于是,便有些好事者開始無中生有地造謠,說啟功在搞師生戀。謠言很快傳到章寶琛的耳中。但章寶琛并沒有對啟功刨根問底,更沒有大吵大鬧。因為,章寶琛相信啟功的為人。

1952年,啟功任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1956年母親克連珍久病不起,姑姑恒季華也隨后病倒。重病的母親和姑姑就靠章寶琛一人來照顧。章寶琛把所有的重活臟活,端屎端尿的事都包了。直到母親彌留之際,她拉著章寶琛的手說:“我只有一個兒子,沒有女兒,你就跟我的親閨女一樣?!蹦赣H去世后,啟功在悲傷中想起妻子侍奉老人的日夜辛勞,想到她深明大義,對自己體貼入微,對章寶琛也愈發感激。


相濡以沫

1957年,啟功被莫名其妙地劃成“右派分子”?;氐郊抑?,章寶琛不解:“他們怎么會讓你當這個‘右派’呢?”啟功苦笑著寬慰她:“你想想,這不是明擺著嗎?咱家是封建家庭,我受的是封建教育,劃我‘右派’不算冤?!眴⒐υ谄拮用媲暗挠哪?,還是難掩他內心的苦楚。章寶琛見啟功痛苦的樣子,便緊緊抱住丈夫泣不成聲:“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挺過來了,還有什么能夠難倒我們?如果你有個好歹,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她勸啟功說,“誰批你、罵你,你都不要怕,陳校長知道你是好人,我也知道你是個好人?!彼钪獑⒐壑v話,就經常把自己的經驗告訴他,“有些不該講的話,你要往下咽,使勁咽!”啟功聽了妻子這些樸素的話,心頭蕩起一股暖流,解開了心頭的死結。就算現在沒人給自己平反,也總會有撥云見日的一天。

幾年后,啟功又重新登上講臺。在學術上取得了重大成就。正當他全力以赴在學術上進行沖刺時,“文化大革命”爆發了,他再次被迫離開講臺,一切公開的讀書、寫作也被迫停止。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啟功內心出奇地平靜。他想:“不讓我公開讀書寫作,我就私下里治學?!?/span>

從此,為了能讓啟功專心在家撰寫文章,章寶琛天天坐在門口給他望風。一見紅衛兵來,她就立即咳嗽,啟功馬上把紙和筆藏起來。為防止紅衛兵抄家,細心的章寶琛偷偷地把啟功的藏書、字畫和文稿用紙包了一層又一層,并捆放在一個缸里,在后院的墻角下挖了一個洞,深深地埋在土地的深處。

1975年,章寶琛積勞成疾一病不起,章寶琛感覺自己來日不多了。一日,在與啟功耳語片刻后,啟功大驚不已,立刻匆匆往家趕,一到后院就拿起鐵锨,按照章寶琛所說的墻角處挖掘下去。在很深的土層終于挖到一個大缸,搬出來一看,一共有4個麻袋,麻袋內又在一層層的厚紙包裹下,一幅幅啟功早年的書畫作品、一本本文稿藏書,竟然全都保存完好,從1930年到1960年的啟功作品,竟然無一遺漏。捧著自己的心血之作,啟功的心劇烈顫抖,真有一種劫后重逢的感覺。他完全沒有料到,章寶琛這個文墨不通的弱女子竟敢冒如此大的風險來珍藏他的作品,這需要多大的勇氣!一生得寶琛這一知己,足矣。

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章寶琛對啟功說:“我死了以后,你一定要找個人照顧你?!眴⒐φf:“老朽如斯,哪會有人再跟我?”數月后,章寶琛還是撒手人寰,啟功的悲痛難于言表。在妻子墳前,啟功說:“你跟著我沒過上一天好日子,我應該多受些苦才對得起你?!闭f著,啟功雙膝跪地,深深地給章寶琛磕了個頭……

妻子病逝后,啟功長久地沉浸在無盡的哀思中,寫下了催人淚下的《痛心篇二十首》,以極樸素的語言表達了他與老伴之間生死相依的深厚感情:“結婚四十年,從來無吵鬧。白頭老夫妻,相愛如年少。相依四十年,半貧半多病。雖然兩個人,只有一條命……”


晚年情思

1979年,北京師范大學黨組織為啟功平反,宣布“右派”系錯劃,為他加了一級工資,可啟功把這個好處讓給了更需要的人。學校問他有什么意見時,啟功喟然感嘆:“改與不改,對我都無所謂了。當初知道我被劃為‘右派’分子而特別為我揪心的兩個人,一個是我恩師陳垣,另一個是我妻子?,F在,這兩個人都不在了……”說到此,啟功不禁潸然淚下。

平反后,給啟功做媒的人絡繹不絕,更有人不經啟功的同意,便直接領女方前來“會面”。這可嚇壞了啟功,他一再謝絕朋友們的美意,表示不愿再娶。1995年,一位慕名而來的離異女畫家登門拜訪,看到啟功單身生活,很是冷清,女畫家堅決要求留下來,她的犧牲精神令啟功感動,但啟功還是婉言謝絕了。

啟功一生無兒無女,自妻子去世后,他便一直過著孤獨而清苦的生活。啟功把賣字畫和稿費所得的200多萬元全部捐給了北京師范大學,而自己卻住在簡陋狹小的房子里。一日三餐也是粗茶淡飯,往往一碗面條、一碟黃瓜條拌點炸醬就是一頓飯。即使是過生日,啟功也一直很簡單,往往是幾個玉米、栗子窩頭和一碟花生米他就很開心了,這幾樣食物是啟功的最愛。一次,家中來了朋友,啟功拿出橘子來招待他,橘子正吃了一半,一個高級干部來敲門,還帶著很多隨從。啟功便把沒吃完的橘子放在一旁,招呼客人去了。朋友看著房間有些亂,便幫著收拾收拾,把啟功的半個橘子一起扔了。等啟功送走客人,回來到處找那半個橘子,聽說被朋友扔了,便去廚房找沒找到,又到客廳找,終于找了出來,說:“拿水沖沖還能吃?!迸笥丫綐O了,說:“我扔的我來吃吧?!眴⒐Σ煌?,立刻拿到水龍頭下沖沖,就給吃了。啟功不止一次對朋友說:“老伴在時,連現在看來極普通的要求,我都沒能滿足她,她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她雖死而無怨,我卻心里更加難受,我們是‘有難同當’了,卻不能‘有福同享’。今天我的條件越好,心里就越不好受,特別是我今天得到的一切,已經覺得名不副實了,怎么能安心地享受這一切呢?”啟功最感痛心和遺憾的是,章寶琛在清貧與辛勞中度過一生,從沒有機會出游一次。晚年時,有人多次邀他游山玩水,啟功都拒絕了??吹絼e人雙雙相隨,啟功就會觸景生情,一想起過世的老伴他就想哭。2005年6月30日,啟功在北京病逝,享年93歲。按照啟功先生生前的遺愿,啟功與妻子章寶琛合葬在一起。


啟功軼事

不慕名利

上世紀90年代,啟功有次來杭,氣鼓鼓地說:“這次到杭州來,不寫一個字?!痹瓉?,有一個民營企業家請啟功先生題字,送了厚厚的一疊紅包,起碼有好幾萬塊錢,紅包下面附了一張名單,都是一些權貴的名字。啟功先生當即生氣:“我給人寫字,從來不會問人要錢的?!?/span>


真性情

某日,啟功先生在北京一家店的牌匾上看到題字旁有自己的名字,再三回憶之下,他確定這字不是自己寫的。他便走過去跟老板說:“我就是啟功,這個字我沒有寫過?!崩习逭f,這個題字是他花了3萬塊錢托朋友請啟功先生寫的。啟老說:“這的確不是我寫的?!崩习逭f,那您既然來了,就幫我重新寫一下吧。啟功先生笑著說:“假就假到底好了?!?/span>


尊師

1987年4月,浙江省政協主席王家揚請啟功先生為剛剛成立的樹人大學題寫校名。啟功先生說:“浙江省有沙老(沙孟海)在,他是我的前輩,我不能提樹人大學的校名,校名應該請沙老題。我只能題學校內的圖書館?!弊詈笊趁虾@舷壬}寫了樹人大學的校名,啟功先生題寫了校內的查濟民圖書館的館名。(以上文字根據啟功的杭州老友丁云川口述記錄)


士大夫風范

“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師,講話有趣幽默,還很謙恭,見誰都是笑哈哈?!闭劶皢⒐?,陳振濂笑言自己叫他爺爺差不多,然而啟功卻一口一個“振濂學兄”,令其受寵若驚?!叭绻欢糯娜搜攀恐L,就不懂這種傳統禮數?!标愓皴フf。

藝術家有時候是強勢的,招搖的,然而遇上文人雅集,在一群書畫家中,準一眼就能認出啟功?!吧虾5臅嫾覛鈭龊軓?,一起談笑風生,表演性很強。而來自北京的啟功先生呢,就是一張宣紙,認認真真寫字。你會擔心是不是沒有照顧好他,冷落了他。其實不然,他就靜悄悄地在角落寫字?!闭沁@種學者之風讓陳振濂跟啟功的交流十分自如。

談及這一點,吳龍友也是頻頻點頭,他還拿出當年啟功先生的來信,指著落款“功弟”,頗有感慨地說:“朱關田先生曾對我說,啟功先生可是把你當兒子的。過去的人都很謙虛,像陸儼少、沙孟海先生也常常對我們用‘仁兄’、‘叩頭’、‘頓首’這類字眼?!眳驱堄阎钢笗康囊粋€柜子,里面全部是關于啟功先生的資料,堪稱“啟功專柜”。

不過,啟功可不是個“老古董”,對傳統書法藝術與現代電腦技術的結合,或者是中國的漢字書寫與西方的黃金分割理論結合這類新玩意兒,他總是連聲稱“好”。


洋娃娃專柜

啟功的先祖是乾隆同父異母的兄弟,作為清代皇族后裔,他卻“不愿稱自己的姓氏是愛新覺羅”。不過,他身上還是折射出了皇族的特性,比如,他喜歡聽戲、吟唱。

“有時候講到典故,啟功先生還會唱一段京劇,但他不是票友?!标愓皴セ貞浾f。

“當時講到宋代范寬的《溪山行旅圖》,他覺得范寬名字不確切,‘寬’是個綽號,把‘范寬’寫到畫上落款不靠譜,當時他就唱起了京劇《空城計》中的《失空斬》,是講諸葛亮擺陣嚇退司馬懿的故事。他喜歡吟唱,但不算唱得好的,不然早就在舞臺上登場了?!闭f罷,陳振濂哈哈一笑。

摘掉各種金光熠熠的頭銜,啟功就是個笑嘻嘻充滿幽默感的胖老頭,而這個可愛的老頭兒還喜歡洋娃娃、玩具熊,他的一面書柜簡直成了玩具王國?!八幸粋€櫥專門是放洋娃娃的,都是朋友送的,大概有四五米長。有一次,西安博物館館長來了,看到娃娃后想跟他要,啟先生跑過去敲敲櫥壁說——— 只準欣賞,不準拿?!眳驱堄颜f。


游戲人生

吳祖光之子吳歡曾為他抱不平,說:“啟先生,現在滿大街都是你的字,但都是別人仿你的贗品。你不生氣嗎?”啟功卻說:“這沒什么,要給人家留口飯吃,而且有的比我寫得還好?!?/span>

有次,周滄米(別名:昌米)在北京舉辦畫展,啟功先生看到請柬后很高興,開玩笑說:“浙江畫家很多,原來我知道有個周昌谷,現在又出了個周昌米,不用說,下邊還會出個周昌飯?!币幌?,逗得在場的人哈哈大笑?!八矚g你的話會非常喜歡你,他討厭你的話會非常討厭你?!眴⒐Φ摹皭墼鞣置鳌?,還是源于那一個個登門求字的人。

“很多人說了半天就是來向他求字的,但又說不出口,光說想他,啟先生說‘到底什么事兒,如果光是想我的話,明兒我寄張照片給你,你想去吧?!眳驱堄训倪@番話道出了啟功先生“不留情面”的一面,“他說翻臉就翻臉,不認人的。好比有一次,人家來看他,他說‘好的,你要看我,那么咱們約個時間,你說幾月幾號早上幾點,我站在窗口,你站在外面看,讓你看個夠,你說看完了,我走?!?/span>


人物逝世

痛病纏身

“最近這半年,啟功老師基本是在醫院度過的?!眴⒐Φ牡谝慌芯可?、北京師范大學教授趙仁珪告訴記者。

據趙仁珪介紹,2005年春節前,啟功就因為身體不適住進了北大醫院,春節前兩三天,他堅持要回家跟親人團聚,“因為啟功老師有這樣的習慣,春節一定要跟家人在一起過。

送入北大醫院后,檢查顯示是腦血栓引起的昏迷,經治療,啟功各項生命指標開始平穩,但并沒有結束昏迷的狀態?!袄蠋熡袝r候會有一些反應,有一次我握著他的手跟他說,如果有知覺,就用力握一握,老師做到了。有人來看望老師,他會豎豎大拇指?!?/span>

這半年,啟功忍受著腦血栓、肺部感染、心衰竭、腎衰竭等病痛的折磨?!白疃嗟臅r候老師用了4種抗生素,經常心跳在160以上。春節前,老師就進行了氣管切割,逝世前半個月一直在做透析,受了很多罪?!壁w仁珪說。

北京師范大學一位退休老教授今年春節還看望了啟功,“我看到啟功先生在輸液。他身上插了4根管子?!边@位老教授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6月27日夜間,啟功的心跳突然停了下來,并且很快停止了呼吸,經過搶救緩了過來。28日晚上,啟功的血壓又突然下降,醫生說,這個晚上很危險。30日凌晨2時25分,啟功先生與世長辭。

“先生走的時候很痛苦,被病折磨了半年多了?!壁w仁珪說。

早在二十多年前,他66歲生日時就為自己擬過一個墓志銘:“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并無后。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日陋。身與名,一齊臭?!眴⒐Φ倪@段話雖是戲言,卻真的堪為蓋棺之論。

賈慶林向遺體三鞠躬

2005年7月7日,啟功先生遺體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啟功先生因病于2005年6月30日2時2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莊嚴肅穆,哀樂低回。正廳上方懸掛著黑底白字的橫幅“沉痛悼念啟功先生”,橫幅下方是啟功先生的遺像。啟功先生的遺體安臥在鮮花翠柏叢中。

上午9點多鐘,賈慶林、李長春等在哀樂聲中緩步來到啟功先生的遺體前肅立默哀,向啟功先生的遺體三鞠躬,并與家屬一一握手,表示慰問。

啟功先生的生前友好和社會各界人士也前往送別。

啟功先生病重期間和逝世以后,前往醫院看望或以不同方式向其親屬表示慰問和哀悼的還有: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曾慶紅、黃菊、吳官正、羅干、王樂泉、王兆國、劉淇、吳儀、張立昌、張德江、陳良宇、周永康、賀國強、郭伯雄、李鵬、萬里、喬石、朱镕基、劉華清、尉健行、李嵐清、榮毅仁、薄一波、李鐵映、許嘉璐、熱地、路甬祥、烏云其木格、傅鐵山、唐家璇、阿沛·阿旺亞美、李貴鮮、丁光訓、霍英東、馬萬祺、白立忱、陳奎元、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徐匡迪和彭沖、廖漢生、谷牧、丁關根、田紀云、姜春云、錢其琛、倪志福、陳慕華、雷潔瓊、鄒家華、王光英、吳階平、曹志、葉選平、楊汝岱、胡啟立、陳錦華、趙南起、王文元、鄧力群等。


文章分類: 書法家百科
分享到:

科詞典

中國公信百科

權威 客觀 專業

百科詞典,主要收錄中國當代知名人物、企業、行業相關詞條為主,是由各大網民申請供稿,由專職人員嚴格審核編輯而成,旨在打造一個值得大家信賴的誠信百科平臺。


申請入駐】

20201026

入駐百科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百科權威推薦

百科權威推薦

易學專家

羅李華加V.png

—— 羅李華 ——

羅李華(釋玄齋第七代傳人),二零零四年畢業于南京大學,現為釋玄齋集團董事長、華夏易道文化研究院院長、中國易經研究學會易學專家、釋玄齋易道書院院長、當代易學名人協會會長、中國易學名人網首席專家、中華名師網風水講師、中華講師網風水講師、中國國際報告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國學文化傳承委員會易學專家、中國影響力人物數據庫易學專家、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認證國家高級易學文化傳承師、鷹潭市龍虎山道家養生文化促進會常務副會長兼首席運營官、華夏名人數據庫易學專家、當代著名易學家、民間通書歷法推算專家、各大主流媒體易學專欄作家。

【?百科?【?頭條?【微博】【視頻

手機:18559183999

手機:18060830555

助理:13338444575

微信:15280092980

合作機構

合作機構

權威編輯

名人百科.jpg


微信圖片_20200407130810.jpg


華夏易道文化研究院.jpg


釋玄齋.jpg


福建省周易研究會.jpg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